地 址:中国昆明•丹霞路173号2楼
  联系人:李先生
  手 机:18288656857
  电 话:0871-5412800
  传 真:0871-5412800
  邮 箱:gdrg@gdrg.cn
 
尊龙线上开户
国泰君安证券疑似“杀熟” 被指多收佣金近700万

  现阶段,国内券商佣金的定价采用的是浮动机制,即监管部门规定了不得高于千分之三的“上限”,以及不低于代收的证券交易监管费和证券交易所手续费的“下限”。在上述价格区间内,券商可以“自主定价”。该项政策的初衷,是引导券商通过差异化服务,满足投资客户多样化的投资需求。但在实际操作中,部分券商或客户经理出于各种目的,利用“自主定价”的不透明、不统一,同样的服务,针对不同的客户,收取的佣金相差悬殊,甚至对部分老客户“杀熟”。佣金乱象,近两年来一直是投资者对券商投诉的焦点。

  2016年6月至9月间,天津80后投资者刘先生经朋友介绍,认识了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天津新开路证券营业部(以下简称“国泰君安证券新开路营业部”)从业人员刘凯。

  “刘凯从朋友处得知,我的资金量到了1000万,刚好达到当时线下打新的门槛,为了完成个人开户任务,就极力邀请我去他所在的营业部开户,并承诺给予我现金账户、融资融券账户万分之三的佣金费率。”刘先生告诉新金融记者,2016年9月13日,他在国泰君安证券新开路营业部办理开立了融资融券账户,也的确在《融资融券合同》、《客户授信确认书》、《佣金调整单》等一系列业务合同文件上签了名,“但上述文件资料,最后都被刘凯以需要归档为由收走保管。”

  刘先生还特别提到,他当时就感到签署的合同资料比较多,想仔细看看,但是为了节省时间,他就按客服人员要求在相应空白文件上签了字,“而且我记得很清楚,当时文件上的电话及电子邮箱等信息均是由刘凯代填的,事后我才知道这其实是违规的。”

  虽然没拿到什么材料,但刘凯对刘先生信誓旦旦地表示,“放心,佣金肯定是万分之三。”同样是出于对刘凯的信任,加之确实对开户流程不熟悉,刘先生在事后并没有追要上述的协议书。

  转眼间,时间就来到了2019年6月份,刘先生一直以为自己的券商交易佣金是万分之三。但一次和股友在线交流得知,他和朋友恰好同价位卖出相同股数的同一只股票,但两个账户的成交明细金额却不同。朋友告诉刘先生,他的账户佣金肯定不是万分之三,建议他去找营业部核实清楚。

  刘先生当即拨通了客户经理刘凯的电话,询问账户佣金为何没有按约定调降为万分之三。最初,刘凯推说可能是公司系统问题,总部未能完成将佣金调降为万分之三的审核;而后,刘凯又解释说自己层级低,调整佣金费率需要营业部负责人确认,这中间可能出了问题;最后,刘凯甚至通过朋友找到刘先生,希望能够“私了”此事,并现金补偿一定佣金费用。

  至此,刘先生才感到“事情肯定不简单”。在刘先生的多次要求下,国泰君安新开路营业部打印出刘先生自2016年9月份至2019年6月份的全部交易资金流水。详细对比每日交易后,刘先生才发现其融资融券账户的佣金费率,一直是“普通买入”万分之十五,“融资买入”万分之二十七,跟刘凯所承诺的万分之三,分别相差5倍和9倍。

  在一般投资者看来,万分之三和万分之十五的佣金,虽然相差5倍,但对一笔市值100万元的股票交易来说,佣金差异只不过是300元和1500元。刘先生虽然吃了亏,但也应该还在可接受范围之内。

  而实际上,刘先生的股票操作风格是“快进快出”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“短线客”,其交易策略属于“日内交易”。据刘先生自己介绍,“我每天的交易额少则几十万,多则几百万。”新金融记者也拿到了刘先生的日常交易流水明细,仅在2016年10月17日这一个交易日,刘先生的股票买卖交易就超过70笔。根据初步测算,仅仅在这一个交易日内,刘先生的交易佣金就多出了1万元。

  根据刘先生从国泰君安新开路营业部打印的全部交易明细,再经由相关专业人士核算,在2016年9月份至2019年6月份之间,刘先生的股票交易账户的佣金费率一直是“普通买入”万分之十五,“融资买入”万分之二十七,相比万分之三的佣金水平,刘先生多缴纳的佣金高达690余万元,算上利息更是达到了730万元。

  “我总体账户规模才1000万,佣金就多收了近700万,我感到难以接受。”刘先生还告诉新金融记者,他很难相信这是券商或是客户经理的工作“失误”,因为他经常和刘凯就投资问题进行交流,甚至在2018年还通过朋友询问过,佣金是否还有继续调降的空间。刘凯当时还表示,“万分之三是他能给出的最低值,也希望你能帮忙完成业绩,不要迁户。”

  也许有人会问,作为有着多年A股投资经验的刘先生,难道连自己的佣金都搞不清楚吗?

  但如果投资者打开券商的交易软件就会发现,很少有券商直接公示具体的佣金比例,客户在“交割单”中才会看到自己的费用明细,包括成交金额、佣金、印花税、过户费等。也就是说,客户想知道自己的佣金水平,需要自己用佣金除以成交金额才能计算出来。

  在采访期间,新金融记者也通过在线客服、电话和电子邮件多次与国泰君安证券取得联系,希望了解作为客户经理的刘凯调整客户佣金的权限,以及国泰君安证券调整客户佣金的具体执行标准。但截至记者发稿,仍未获得国泰君安证券的回复。

  不过天津本地一些券商从业者告诉新金融记者,客户经理对券商佣金是有一定权限的,比如,有的券商是万分之八以上客户经理可自行决定,但再次调降佣金比例需要营业部负责人签字,或是总部审核通过。也有券商表示,客户经理对“普通交易”佣金调整权限较大,对“融资交易”的佣金和“融资利率”,则需要营业部负责人来把握。

  但无论如何,券商客户经理都应该掌握客户的佣金情况,即便系统出现问题或者是调降佣金的申请未能通过,也应及时向客户告知。

  目前,刘先生坚持要求国泰君安证券退还多收佣金部分,并根据他在国泰君安的交易情况以及资金存量,按照市场正常收费水平收取佣金。“你去看看手机广告,新开户的佣金都是万分之二点五,为什么我就不行?”刘先生对此感到很难理解。

  实际上,近年来针对券商佣金乱象,始终是投资者投诉的焦点。新浪财经2018年组织的一次网络调查,券商佣金乱象在所有问题中排名第一。

  投资者都能理解,在买卖股票时,不考虑股票涨跌也会有成本,比如印花税、佣金等。单说佣金,可以理解为证券公司向股票投资者收取的中介费。毕竟,券商就是股票撮合交易的平台,与房产交易的中介费概念差不多。

  其实,券商的佣金最早也有明确的监管规定,比如上海证券交易所此前就规定,“A股的佣金为成交金额的0.3%,起点为5元。”简单来说,就是买卖股票,券商收取成交金额的千分之三,但如果一笔操作总价过低,则按最低每笔5元收取。

  “当时的千分之三的佣金水平是合理的,因为券商要为投资者提供交易场所,以及操作电脑,这些都有成本支出。”上海一位资深投资者告诉新金融记者,“但现在投资者都在自己家里电脑操作,自然不能按照这个标准来收费了。”

  不可否认,佣金一直是券商经纪业务重要的收入来源,但从2014年开始,事情的逻辑发生了变化。一方面,随着券商数量的增加,券商间的市场竞争加剧,为了吸引客户,不少券商通过降低佣金的方式吸引投资者来开户;另一方面,券商的业务收入开始多元化,佣金占比总收入出现下降,因此部分龙头券商也就对佣金打折幅度逐步放宽。

  2019年7月26日,证监会就《证券经纪业务管理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公开征求意见。在第二十六条中明确提出,“证券公司收取的交易佣金应当与代收的印花税、证券监管费、证券交易经手费、过户费等其他费用分开列示,并按照规定与约定提供给投资者。证券公司应当在公司网站、营业场所、客户端同时公示对各类别投资者的具体证券交易佣金收取标准。证券公司实际收取的证券交易佣金应当与公示标准一致,与投资者确定、变更交易佣金收取标准应当妥善留痕。”

  但一些资深A股投资者告诉新金融记者,“问题的关键在于券商佣金采用的是浮动机制。”只要不高于千分之三,也不低于经纪业务的服务水平,中间区域券商可“自主定价”。监管政策虽然要求公示佣金费用收取标准,但实际上券商仍有很大的操作空间。

  严格来说,这并不是监管的问题,因为差异化定价,本是希望针对多样化的投资需求,券商能够提供差异化的投资服务。但在实际操作中,部分券商或是客户经理却借佣金收取的不统一,利用信息不对称优势“牟利”。

  比如,同样的服务,针对不同的人,佣金差别巨大,千分之三是“上限”,最低却可以达到万分之二点五,直接导致客户交易成本差异显著。

  这也是很多投资人不理解的地方。因为在一般的行业,资金量大的老客户都能自动享受到“优惠价格”。但在证券公司这里,即便是老客户、日均交易量大,想调整佣金也要和券商经理“讨价还价”,即便如此还不一定能拿到最优惠的价格。

  “我的股票账户在这个营业部20年了,最初管理我的客户经理都退休了,但直到我说要转户走人,券商才给我把佣金降到万分之五。”天津河西区一位投资者这样告诉新金融记者,他是做零售行业的,“现在连锁店都要求统一零售价,怎么金融行业还需要和菜市场一样‘讨价还价’?”

  我们常说,“金融的本质是信用”,“明码实价”本应是诚信的最低要求。证券公司也应该清楚,没有哪家公司能持续依靠信息不对称赢得未来。

 

地址:中国昆明•丹霞路173号2楼  电话:0871-5412800   传真:0871-5412800
Copyright © 昆明古道瑞贡茶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 邮箱:gdrg@gdrg.cn  滇ICP备10002604号